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為孩子的一生做好準備(完稿於2003/02/27)


作為一位心理醫生,我有時希望手中能握有一支魔法棒,好讓我能擁有倒轉時光與改變過往事實的法力,尤其是當我遭遇到那些正在受苦的靈魂時。

經常陷入情緒困境的國強
二十九歲的國強過去十多年來經常活在紛擾不安的情緒狀態,他的情緒極不穩定,常常會陷入焦慮不安或沮喪憂鬱之中,或者常會因為一些小小的刺激而出現過度強烈的憤怒情緒,甚至出現破壞或攻擊的行為,明顯的缺乏自我控制與情緒管理的能力。

因為在情緒上缺乏穩定性,以及對人缺乏信任感等等的因素,使得國強在過去十幾年中,不論在工作上、人際關係上都經常狀況連連,國強常覺得:「人生好苦」,而不時有自殺的意念。



在會談中,得以了解國強之所以經常陷入紛擾不安的情緒狀態,以及缺乏良好的情緒管理能力,與他從小生長在一個氣氛暴戾的家庭中的經驗息息相關。國強自幼生長在一個充滿衝突與暴力的家庭,記憶中自己經常會莫名其妙的遭到父親的毆打,事實上,他的童年經常是在擔心、恐懼等不安的心情下度過的,而這樣的成長經驗乃使得國強根本沒有機會去發展出一種穩定和諧的情緒狀態,以及良好的情緒管理能力。

國強也希望自己能夠擺脫那種情緒陰晴不定的困擾,希望自己能夠擁有穩定的工作與人際關係,在過去的十年之間,國強也曾斷斷續續看過多位精神科醫師,服用過數種精神科的藥物,也曾嘗試接受心理治療。然而,藥物並未能有效的改善他的情緒,而因為對人嚴重缺乏信任感等因素,又使得國強在接受心理治療的過程充滿了波折與阻抗,而使得幾次的嘗試都未竟全功。十幾年過去了,國強仍經常感嘆:「活得好苦。」

反覆出現自傷行為的小芳
十九歲的小芳,常在一個人獨處時會湧現一種難以忍受的強烈的空虛感,這時候內心會有一股衝動讓她做出一些看似傷害自己或自虐的行為,例如有時她會拿起美工刀輕輕劃破白皙的手腕,或以煙頭燙傷自己的手臂,對於小芳而言,這類的自傷行為似乎已經成了她在空虛與寂寥的感覺來襲時常用的因應方式。

小芳過去在校的時候就因為反覆的自傷行為,而成了學校的問題學生,後來離開學校之後,也曾因為情緒困擾與自傷行為而幾度住進精神科病房。雖然小芳在心情平靜時也會想要擺脫這種反覆出現的情緒困擾與自傷行為,但總是在經歷挫折或寂寞來襲時,一次又一次的陷入這種難以自拔的困境。

在探索小芳問題的根源時,可以發現到,小芳之所以經常會陷入空虛的心理狀態,並繼而出現自傷行為,乃與成長歷程中長期被疏忽與嚴重的缺乏關注等經驗有著密切的關連。回溯過去成長的歷程,小芳從小與養父相依為命,養父個性沉默、嚴厲、不茍言笑,讓小芳對養父總是敬而遠之,而由於養父對於外界的不信任,使得小芳偶而想要與朋友或同學外出遊玩的想法總是受到嚴格的禁止,所以在漫長的成長過程中,小芳經常是一個人被「遺留」在家中,而無聊與空虛便成了她最常擁有的經驗,但對小芳來說,這樣的感覺總強過養父在家時她必須時時承受養父經常顯露出來的不悅的神情與說話時冷酷的口吻。

在經歷過多年的情緒紛擾與自傷行為之後,小芳終於開始接受心理治療,而心理醫師評估小芳或許需要接受每週一次的的心理治療持續約二年左右的時間,才能夠有效的改善她的問題。

小芳常渴望自己在獨處的時候也能夠擁有那種夠怡然自得的心情,而不想自己總是在孤獨時便陷入那種空虛的沮喪之中,或許對某些人來說,擁有這種自在的心靈狀態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對小芳來說卻是一條坎坷的道路。

缺乏自信的玉蘭
三十六歲的玉蘭,總是過著鬱鬱寡歡的生活,她向來缺乏自信,並總是認為自己是不如人的、不重要的,玉蘭的相貌清秀端莊,但她卻總是對自己的容貌感到強烈的不滿與厭惡,對於有追求者示好時,玉蘭也總會對對方的動機感到懷疑,因為她不相信真的有人會喜歡上一位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人。

玉蘭抑鬱的人生與她嚴重的自卑感,也可以溯源至她成長的過程。她有一位嚴厲而善於批判與挑剔的母親,常會在有意無意間對兒女說出一些刻薄且傷人的話,在成長過程中玉蘭幾乎從未感覺到來自母親的肯定或稱許,反而,印象中,母親常常以一種充滿嫌惡的眼光瞪著她,可以說,玉蘭幾乎是在母親的否定、斥責與挑剔中長大的。

玉蘭記得自己剛進入社會工作,當她拿到生平第一次的薪水時,回家特別包了一個紅包想要讓母親高興一下時,沒想到母親在收下紅包後,竟沒好臉色的對玉蘭說:「別以為一點錢我就會感謝妳,妳要好好想一想我養妳到今天,為妳花了多少錢。」玉蘭聽在心裡只感到心痛。

玉蘭努力的想擺脫那種「天生下來的自卑感」,所以她參加了幾次具有心理激勵性質的工作坊,雖然在工作坊剛結束的時候會感覺到一股浴火重生、充滿能量的新氣象,但往往在幾個禮拜之後就會向皮球洩了氣一般的回到了原點,讓玉蘭對自己仍舊感到失望與不滿。


揮動手中的魔法棒
國強、小芳與玉蘭都活的很辛苦而不快樂,他們的靈魂似乎受到了某種魔咒的牽制,而無法自在的揮灑自己的人生,而他們也都希望改變。

面對著這些飽受折磨的靈魂,有時我不免天真的想著,如果時光可以倒轉,生命的旅程可以重來,那麼許多故事或許會有不同的結局。於是,在我的想像中,我開始揮動著手中法力無邊的魔法棒,而傾刻間時光也回到了從前。

畫面中,國強原本暴躁易怒且不時對家人暴力相向的父親,搖身一變成了一位具有包容與耐心的父親,他正和顏悅色地與國強說話,他開始懂得去傾聽孩子的心聲,並在國強遭遇挫折而感到沮喪時能夠適時的給予支持與安慰。就在此時,我看到那個原本臉上充滿著恐懼不安的小男孩,變成了一個感到安全、自在,並在臉上洋溢著愉快神情的小男孩。而接下來,那原本經常陷入不安與沮喪之中,並經常在發怒時缺乏控制能力的男子,也轉變成了一位擁有自在與安定的性情,以及良好的情緒管理能力的男子。

換一個場景,我看到了小芳的養父也從一位嚴肅、冷漠且不茍言笑的父親,變成了一位臉上常帶著微笑,親切、和藹並讓孩子樂於去親近的父親,他常常會帶著小芳去遠足踏青,我也看到小芳與父親在一起時開始可以輕鬆地說說笑笑,而當小芳與朋友相約外出遊玩時,父親總會關切的叮囑她要注意安全。這時候,我也看到那位原本總是感到寂寞、無聊與空虛的小女孩,變成了一位經常擁有有趣的生活體驗的小女孩。而跟著,我又看到了之前那位容易陷入空虛、沮喪,且反覆出現自傷行為的年輕女子,也變成一位充滿了熱情、活力,且樂在生活與工作的年輕女子。

至於「天生自卑」的玉蘭,我則看到她那原本尖酸刻薄、習慣去挑剔與批判的母親,轉變成了一位能夠去接納、肯定與懂得去欣賞孩子的母親。我也看到了那位從前經常站在母親面前低著頭滿心羞愧且無地自容的小女孩,搖身一變成了一位在母親欣賞的眼神之下快樂的手舞足蹈的小女孩。而在接下來的畫面中,那位原本心中總是充斥著自卑感,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的憂鬱女子,也搖身一變成了一位眼神中散發著自信光芒且神采飛揚的快樂女性。

我們能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親愛的讀者,看到這裡,你一定會取笑我這個不切實際的精神科醫師。事實上,沒有任何一位心理醫師或精神科醫師能夠擁有這樣的魔法棒,因為這樣的魔法棒只交付在每一位為人父母者的手中。只有為人父母者有權利去塑造孩子的人格與心理,只有為人父母者能夠對孩子未來的一生有如此深遠的影響,也只有為人父母者有這樣珍貴的機會能夠去參與孩子的成長,並為孩子的人生做出各種的準備。

我們常常可以看到許多父母很努力的想要為自己孩子未來的一生做出最好的準備,有的父母在孩子出生不久就為孩子買了儲蓄保險,有的父母為了要讓自己的孩子不會輸在起跑點,於是自己省吃減用,卻讓孩子去讀雙語教學的幼稚園,又讓孩子從小就開始學習各種才藝,或不惜成本的讓還在就讀國中的孩子天天晚上去補習。

然而,除了為孩子準備好富裕的財產,花錢讓孩子去學習各種才藝之外,在我們能夠為孩子未來的一生所做出的各項準備中,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項,乃是去幫孩子的人格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讓孩子能夠逐漸地去發展出一個健康成熟的人格。

像國強、小芳與玉蘭,他們的父母顯然並未能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幫孩子的人格打下良好的基礎,而使得他們在日後的人生道路上走的備感艱辛。

其實,幫孩子的人格打下良好的基礎,讓孩子能夠發展出健康而成熟的人格,乃是為人父母者能夠給予孩子的最珍貴的禮物。它的價值與意義遠勝過幫孩子準備好一千萬的存款,或是不計成本的讓孩子同時去上五六種補習班。

兒童節要到了,您準備好了什麼樣的禮物要送給孩子呢?一個精緻的蛋糕、一台新款的造型很炫的手機、一個大紅包。願不願意送一個讓孩子可以終生受用的禮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