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2008年12 月,在醫院工作的幾段時光

十二月的一個中午,我在醫院的中庭花園裡曬太陽,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長期在我們日間病房住院的病友,走了過來。
「主任,你在曬太陽啊!」
「是啊,今天的太陽好舒服ㄡ」
隔了一會,她又說:「謝謝妳治好了我的病」
「那也是因為妳很合作啊」我回答道
「那主任你要永遠在這裡幫我們看病ㄡ」
「我ㄚ,大概四年以後才會離開這裡啦」我輕聲說
「四年以後就要離開我們ㄡ,不行啦,主任,這樣我會捨不得你啦」
「別煩惱,四年還有很久呢,而且到時候,我會找一個更好的醫師過來…..」

那個午后,讓我感到溫暖的不只是秋天的太陽!




收到了一位以前曾經在學校裡治療過的個案寄來的聖誕卡,她在卡片裡說,很高興又到了一個可以找理由寄卡片給我的節日,幾個月以前,她才寄了一張巨大別緻的卡片給我,裡面放了兩張她那不滿一歲的寶寶的可愛照片,她曾經是一位多重人格的患者,我跟她進行了兩年多的心理治療的療程,一直到她大學畢業為止。

後來她就業,結婚,且又生了小孩…..,每年不忘捎來問候與祝福的卡片,每次收到她寄來的卡片,我心裡也會湧起一陣混合了欣慰與感動的暖流。




這星期一凌晨,一位在慢性病房前前後後住了將近六年之久的病友,因為疑似急性肺炎所導致的敗血性休克,在送到加護病房後不久便病逝了,走的非常突然。

上星期,我還在病房裡看到她雙唇塗了口紅,而誇她那天看起來特別美麗,她聽我這麼說時,笑容也更燦爛了,這一陣子,女性病房裡的好幾位病友都會互相幫忙化妝打扮,我見到時,也總會獻上讚美!

星期一上午,工作人員在病房討論著該病友身後相關的事宜時,突然有一隻鴿子從門外悄悄的走近我們(科裡及附近並沒有養鴿子,之前也不曾有鴿子進來過),包括我在內,大家都有一種共同的感覺:「是台榮回來看大家了嗎」,也許是她跟大夥們最後的道別吧! 

那一天下班後開車回家途中,我腦海中不停的想到台榮,我心裡想能夠讓她在這兒住院的這幾年過的還算是舒適自在愉快,是我們所能給她的……我們應該有做到吧!?





今天星期四,是有點忙錄一天,一早六點起床,到醫院來開七點半的醫療會報。

之後,是自己科裡醫療團隊每週一次的Team meeting與巡房,討論每個病友的病情與進展。

下午又收了兩位病患住院治療,一位是三十多歲的原住民青年,因為出現幻覺與混亂狀態而入院,另一位則是八十多歲的老榮民,說最近在家裡會看到鬼,且有激動與暴力的情形,而由家人帶來醫院接受住院診療。